蘇東坡 寒食帖

蘇軾生在1036年,年輕時就表現了他在文學方面的才華,二十歲左右就中了進士,成為朝野推崇的青年才俊之士。但是此後,蘇軾的仕途並不順利,他個性耿直,反對王安石的新法,得罪了不少人。43歲左右(西元1079年),蘇軾被小人陷害,小人抄錄了許多蘇軾的詩文,認為有意嘲諷朝政、謗訕君上。

蘇軾在湖州被逮捕,押送京城,經過四個月囚禁勘問。蘇軾自認難逃死罪,托獄卒帶絕命詩給弟弟蘇轍,有「是處青山可埋骨,他時夜雨獨傷神,與君世世為兄弟,再結來生未了因」的句子。

ColdFoodS.jpg

結果蘇軾並未被判死罪,卻貶謫到黃州。蘇軾貶黃州之後,心境有很大的變化,似乎青年時代的自負驕矜一掃而空,代之而起的是一種對生命更謙遜深沉的領悟;蘇軾最好的作品,如大家熟悉的「赤壁賦」、「念奴嬌」都創作於這段時期。

寒食帖就是他在貶到黃州的第三年(1082)寒食節寫的詩稿。寒食是為了紀念春秋時代不慕名利被燒死在綿山的介之推的節日,中國民間不煮熟菜。

「寒食帖」包括兩首詩,第一首是:

自我來黃州,己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臥聞海棠花,泥汙胭脂雪。
闇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刀,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己白。

蘇軾身遭大難,對人也有一種空幻虛無的感慨,因此文學的詩句平白自然,沒有任何造作,同樣的,書法的用筆也返璞歸真,一任率性自然,看來隨意自在,毫不用力,卻是中國書法最高的意境。寒食在清明前後,正是雨季,淫雨靡靡,加上貶官和臥病在床,蘇軾心情的寥落感傷,可想而知,他看到海棠盛放,紅如胭脂,白如雪,卻又被泥濘所污,似乎在惜春惜花,也是惋歎自己的生命罷。

第二首在字跡上寫得更為隨意流暢: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己,小屋如漁舟,濛濛水雲裡。
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溼葦。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
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也擬哭途窮,死灰吹不起。

「銜紙」二字完全懸腕中鋒,筆勢峭厲,和「破灶」的鈍拙形成對比,是蘇軾書法出神入化的表現。向君王盡忠無門,向祖先墳墓祭掃盡孝也不可行,蘇軾看到烏鴉啣著墓地中的冥紙,心情彷彿比晉代窮途而哭的阮藉更為絕望,己是一片死灰。

這件書法一直被認為是蘇軾傳世書法的第一名作,也或許見證著蘇軾在現實受挫,轉而追求純粹自我的一種生命型態罷。和蘇軾亦師亦友的另一位代宋書法家黃山谷在跋中極力稱讚這件作品,黃山谷的書法俊挺瀟灑,蜿蜒飛動,和蘇軾的蒼涼嫵麗並列,更增加了這件卷子的珍貴價值。

寒食帖以後進入清宮收藏,英法聯軍時受火燒之災,後流入日本,上面有內藤虎的跋,敘述大正年間關東大地震,東京都大半毀於火災,收藏家菊池惺堂冒死搶救「寒食帖」,一時傳為佳話。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王世杰先生重新購回寒食帖,捐贈給台北故宮博物院,王世杰特別在跋尾叮囑:後之人當必益加珍護也。 –蔣勳

*參考資料
http://www.cca.gov.tw/Culture/wa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