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論–大隻佬

(本文於 2004/05/14 第 1 次修改,增加末尾註解)

這是我第一次用”影論”作為一部影評的標題
因為這部電影的深度遠遠超過我本身的素養
簡單用英文來說就是”It’s beyond me!!”

用”影評”實在是太僭越了…

“大隻佬”這部電影本來又名”健美先生”、”大隻佬和尚”
但因為”和尚”在華人社會本來就代表一定的宗教意義,所以又把它拿掉而顯得隱晦。

加上影片宣傳上焦點放在劉德華的大隻佬造型身上
令人覺得影片似是杜、韋陣容近年慣怕的商業喜劇。

然而,海報上煞有其事標明「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而英文片名更直截了當”Running on Karma”,似乎是給韋家輝講禪的機會。
(Karma 就是”因果”的意思,好像是梵語直譯成英文吧)

觀賞過後,發現”大隻佬”包含各種元素
有愛情、神秘懸案、赤身搞笑、血腥鏡頭、超現實處境、佛學等等
片種類型基本上無從歸類。

從一開始一個遊戲人間的武僧
與平凡女警的命運交錯,慢慢反推回武僧出世又入世的原因

雖然被重案組刑警誤認為牽涉命案,吃了一頓排頭
但這位身藏不露的武僧還是協助緝捕犯案的印度人,
喪失多名弟兄的組長,後來面對元兇時曾經一度想開槍當場進行”人誅”
卻在大隻佬挺身而出的情況下懸崖勒馬
正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為善為惡都在一念之間,有時或許命中註定要殺掉某人
但卻也讓輪迴無窮盡的輪轉(是謂無間!?)
如果能及時跳脫,除了消去現世的一場殺孽,也中止了因果輪迴的運轉
但實際能做到的又有幾個呢?

擁有看破因果能力的大隻佬
告知李鳳儀她前世的日本軍身份,今生必需以性命償還後
影片即轉入第二部份–相對上較哲學性。
李鳳儀即使努力當好女警一職,但也抵消不了前世當日本軍濫殺平民的債。
算是一種原罪吧?

中段,李鳳儀與大隻佬在中環閒逛一分鐘的戲
既能表現李鳳儀與大隻佬相處一分鐘的歡喜,又顯出時不與我的無奈。
逐漸轉為黑白宿命的定格場景,一度讓我眼眶含淚–難道始終擺脫不了這因果輪迴嗎?

繼”瘦身男女”之後,劉德華再度穿上假肌肉裝演戲
其專業精神已經值得肯定,效果也更為細緻
而且他能反映出戲中大隻佬一角在李鳳儀遭遇不測後由憤怒到寬裕的心理變化。
兩個五年之間,三種心境轉變…
走在飄花飛絮當中,穿上了原本脫下的袈裟
自身善與惡之間的交戰,應該是讓他問鼎影帝的主因之一吧~!?

其他的感覺是言語無法形容的,就此擱筆!!

註解
*人誅:這是日文的漢字,與”天誅”相對應。
天誅是指有罪的人得到報應;而”人誅”則是行刑者自認替天行道對於罪人的誅殺。

*原罪:這是西洋宗教的說法吧~不過最近常常被濫用。
人一生下來就帶著罪惡,所以要 blah blah 來洗清你的罪惡……

2 thoughts on “影論–大隻佬”

  1. 這是您四年前電影剛上映就寫的文章了,但近日因為電影台又重播我又重看一次(當初沒頭沒尾的看也不太懂),終於能夠懂得電影其中大約的含意,想野人獻曝與您分享一下。雖然它似乎被歸屬於商業片,但它的中心主旨”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著實讓我有感觸,我開始思索過去的自己是否太過放縱一些過錯,也太迷失於似是而非的”快樂至上”價值觀。我很喜歡這篇您寫的影論,比文天祥那篇好太多也誠懇用新的多。但有個地方仍不懂想請教您,當初了因看著被自己亂棍誤打死的鳥屍體七天七夜後,片中只交代他因為”看到了因果”才脫下袈裟逃離佛門,我仍不懂,他是因為何種情緒?是無法接受因果循環的無奈和不可改變才想自尋墮落?他為何選擇可笑庸俗的生存方式呢?希望您能替我解惑,謝謝您。

  2. 在這花花世界裡

    進行黑暗的勾當

    心中深植著醜惡

    真善美不堪一擊

    試用重話去澆醒

    當局者選擇迷戀

    無上帝的罪與罰

    便沒有道德淪喪

    Jun.17, 200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